CASE
武汉私家调查
您当前位置:首页 > 武汉调查公司 > 武汉私家调查 > 正文
杭州婚外情调查逼人堕胎的渣男是她老公
作者:武汉艺臻调查公司  更新时间:2022-08-09 17:36:42  来源:武汉调查公司

  这就很迷了。如果是更早些时候,谈婚论嫁之前或者干脆相识之前,那张晓雅不会当回事儿。可在结婚前几天,她就有点想不通了。

  至于彩礼,更是一分钱没要——那会儿,张家极力反对张晓雅跟娄俊文在一起。

  张晓雅却铁了心要跟娄俊文在一起,为此不惜跟家里反目。所以结婚时,家里没有给张晓雅提供任何经济援助,房子没有,嫁妆也没有——她自然也不会问娄俊文要什么彩礼。

  如果是帮别人借的,婆婆也决不会答应。她一向把钱看得重,当初给张晓雅帮忙带孩子,给大宝买一个奶嘴一块尿垫都要记账,回头管张晓雅要钱呢!

  她想直接问婆婆,可是又有自己的顾虑。这笔借款显然是真实存在的,婆婆压了这借条这么些年没提,是放弃索要还是怎么回事儿,张晓雅也不清楚。

  她就怕万一婆婆本来因为某种原因没打算要钱,她这一提,婆婆反倒改了主意,要跟他们要了。虽然这笔借款她不知情,可她跟娄俊文一个锅里吃饭,娄俊文的债不也就是她的嘛!

  他们每月收入除掉房贷车贷和必要的开支,剩不了多少,一年攒不了几万块钱。她还没高尚到急着还自家婆婆一笔她不知情的烂账的程度。

  婚后这些年,丈夫变得让她愈发看不清。他的言行举止,他对她那忽冷忽热,阴晴不定的态度,时常让张晓雅怀疑他当初娶她的初衷。以前娄俊文对她有多炙热,现在就有多冷淡。两个人在一起常常一整天说不上十句话。

  在发现这张借条之前,张晓雅就已经觉得,她和丈夫之间隔着一层她看不清也冲不破的屏障,如今这张借条更加剧了她的猜疑。

  当初她跟家里反目,说家里明确表态不会给她一分钱时,娄俊文表示毫不在意。他就是心疼她为了他跟家里闹僵,觉得对不起她。

  婚后他一直努力讨好张家,希望她跟家里的关系能有所缓和。随着大宝的出生,张家人态度虽有所松动,但却只表现在言语态度上,从来没有想过要给他们一点实际的帮助。

  他不止一次说,你爸妈真狠,给你弟你妹都买了房子,怎么就不管你?看他们对你妹妹那个样子,也不像重男轻女啊!

  张晓雅是个有点粗线条的人,那会儿竟然没瞧出来娄俊文那被长久压制的欲望、以及内心的渴求得不到满足的酸涩和失望。她总是不以为意地回他:“钱是他们的,他们爱给谁给谁呗!当初我嫁你的时候就说过,家里的钱我一分不要,还能食言不成?”

  娄俊文彻底崩溃,问张晓雅:“你是不是亲生的?咱们都结婚好几年了,他们什么气也该消了吧,怎么能这么对你呢?”

  当年张妈不孕,又遇庸医误诊,以为再也怀不上,就把远房亲戚家的孩子,也就是张晓雅给抱过来了。几年后张家生意做大了,有钱了,去大医院检查,治疗,做了个小手术,再经过一番悉心调理,还真就怀上了。

  直到和娄俊文领证的前一天,爸妈和她摊牌,才把她的身世说了出来——他们不介意她不是亲生,但如果她还是要和那个他们看不上眼的男人结婚,就一毛钱陪嫁没有;反之,能听从他们的安排嫁个门当户对的,他们的资产里肯定会有她一份儿。

  不过这事儿张晓雅当时并没有告诉娄俊文,娄俊文和她爸妈之间,本来就有芥蒂,她不想再在他心里种一根刺。

  再说也没必要。不论爸妈怎么对她,在她心里,他们永远是她的爸妈。至少在抱养的这么多年里,她从来没有感受到,他们对她和对亲生的两个孩子有任何区别。

  她也相信爸妈之所以不愿意给陪嫁,纯粹就是因为不看好她的选择,而并非亲不亲生。不然,他们犯不着把这事摊到桌子上。

  不光是他,就连原先还能勉强给她搭把手的婆婆,知道她竟然是个“冒牌货”之后,在她生下二宝后连月子都不伺候了,还冷嘲热讽:“两胎都是女儿,有个什么劲儿?”

  慢慢地,张晓雅彻底看清楚了这对母子的嘴脸。什么“不管你爸妈怎么对咱,咱日子一样过”,“我找你又不是为了钱,财产有没有你的份儿又有什么关系”,“我就觉得委屈了你,跟着我受穷”,“他们不待见我没关系,我有你就够了……”

  全是假的!他们嘴上什么也不想要,其实想要的特别多。嘴上说委屈了她,实际上是等着张家消气以后重新接纳她,给她丰厚的资产。

  毕竟在常人看来,父母跟子女之间没有解不开的结。不论闹得有多僵,多不愉快,终究有回心转意的那天。况且她还是张家的长女,怎么可能一个子儿捞不着?张家随便拔根毛下来,比他的腰还粗。

  然而那又如何?他没钱没本事,只有两个嗷嗷待哺的孩子,还能离咋地?他只能咽下这份不甘,压抑地、浑浑噩噩地、心气儿不顺地过着。

  后来张晓雅打破了平静,开门见山:“我今天在妈的衣柜里找到了一张五年前你跟她借12万块钱的借条。那会儿咱正领证呢,你借这钱干嘛的?”

  “我有条丝巾落她那儿了,就去找。妈那会儿在忙,没空搭理我,我就自己翻来着。12万,可真不少。那会儿咱俩一没买房,二没办婚礼,三没置办大件儿,你借那么多钱干嘛?”

  娄俊文愣了。往常张晓雅跟他说话,他不是装聋就是不耐烦地怼回去,从没有像这次这样一句话卡那儿说不出来的。

  此时娄俊文的指尖不小心碰到屏幕,女主播甜美的声音又响起来,仿佛冥冥之中在暗示张晓雅,那笔钱跟女人有关。

  “你问她什么?有完没完?什么借条,什么钱,我不记得了。你自己都说五年前,五年前的事儿谁记得?”

  “不记得?”张晓雅冷笑,“你不记得,妈记性可好着呢!当初给大宝买个奶嘴买张尿垫都记得要钱。你也不是不记得,你是选择性失忆。当初给我爸妈买过什么花了多少钱,你全记得。12万那么大一笔钱,你说忘就忘?”

  两个人噼里啪啦一顿吵,张晓雅的火气冲破头顶,她大喝:“娄俊文,咱俩在一起的时候,你是不是外头不干净?那钱你拿去消灾了,是不是?”

  这也是张晓雅抠破头皮想到的唯一的可能性。能让钱心重的婆婆一次性拿出那么多钱,除了给娄俊文擦屁股,张晓雅想不出别的理由了。

  那时候他们不知道她的身世,笃定张家的财产有她一份儿,所以花血本去给娄俊文还风流债——倒也合乎逻辑。

  婆婆刚睡着就被吵醒,恼得不行。大概她觉得张晓雅现在是张家踢出门的女儿,没什么好横的,就实话实说了:“没错,武汉调查公司俊文那会儿为了你,把一个对他死心塌地的小姑娘给甩了。人家怀了孕,都七个月了,不肯引产,要给钱才行。补偿金十万,还有两万是手术费和营养费……以为抱了你这块金砖,呵呵……亲母子明算帐,他那会儿结婚,我该花的都给他花了,他突然又来这么一出,害得我把养老钱都赔上了,不写个条儿搁谁心里都不安稳吧……”

  张晓雅愣住了,但惊到她的不是这件事本身——她已经猜了个八九不离十,婆婆的坦白不过验证了她的猜测。她惊讶的是劈腿后还逼姑娘打胎这种三观颠覆、肮脏龌龊的事,婆婆竟然说得那么轻松自如,轻描淡写。

  “可不么?要不是你隐瞒身世,欺骗了俊文,他也不能抛弃人家,还逼人打掉了七个月大的孩子。那可是个男胎啊!”婆婆痛心疾首,“事到如今,说什么也没用了。我们不怪你隐瞒身世,你也别再揪着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了。行了,挂了吧,你不睡我还得睡呢!好好的给自个儿找什么不痛快?真是的!”

  此时,娄俊文一根烟抽完,从窗台走过来。看张晓雅表情僵硬,他知道她已经从婆婆这里讨到了答案。他多少有点心虚,但要说多害怕也不至于。孩子都有俩了,张家又不要她,她还能离咋的?她再生气,再恼怒,能有他冤?

  曾经被他逼着打掉了孩子的女人,如今摇身一变成了人气颇高的女主播,而他只能隔着屏幕,欣赏她那俏丽的容颜和的性感的身姿,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做“昨天的我你爱搭不理,今天我的你高攀不起”。

  看着那些色狼争先恐后地给她打赏,他又气又恨,恨不能冲上去把他们打一顿。回头看看美貌不再的张晓雅和那两个成天叽叽喳喳的臭丫头,他真是悔得肠子都青了,恨不能打死自己。

  这就是他两年来的心路历程。憋屈如他,没勇气提离婚,只能一边在心里憋着一股气,一边继续了无生趣地活着。

  所以她知道就知道了呗,他也没啥好解释的。相信他妈已经在电话里说得很清楚了,至于怎么消化就是她自己的事儿了。

  这么一想,他没事儿人一样踢了鞋子滚上床,关灯睡觉。任由张晓雅一个人静静地杵在暗夜中,如同一尊雕像。

  所以几天后,张晓雅提出离婚的时候,娄俊文是有些懵逼的。一个女人,娘家闹掰,没有靠山,没有钱,带俩孩子,她能活成什么样儿?她怎么敢?

  娄俊文:“你确定?就为这么一张借条,你就要离婚?那我可告诉你,真要离了,我是不可能再跟你复婚的。而且大宝小宝我都不要。她俩跟你亲,我妈也不会帮我带的,我可管不了。”

  “那我真是万分感激!”张晓雅恨恨道,“还要感谢那张借条,让我知道了你枉为人的一面。虎毒还不食子,你可真是让我惊讶!”

  “彼此彼此吧!是你隐瞒身世在先,不然我也不会……”想到自己亲手杀了自己的儿子,他顿时无比烦躁,“妈的离就离,废这么多话干嘛?财产对半分,我要房子,存款和车都给你……”

  “你还真不傻,都到这一步了还跟我算计。存款20万,那破车顶多能卖8万,加起来也才28万。可这房子怎么着也值90万,一半是45万。45万和28万,这差得也太多了。”

  张晓雅怎么可能不离?别说财产上吃了亏,哪怕是他耍无赖,非得她净身出户才肯离,她也会毫不犹豫跟他散伙儿的。

  早在看破了娄俊文娶自己的真相、以及这对母子的丑恶嘴脸后,张晓雅就曾动过离婚的心。但想想两个无辜的孩子,即将在单亲家庭长大,她就狠不下心来,只有忍着泪水把这没滋没味儿的日子凑合下去。

  可现在不一样了。一个人得卑鄙残忍到何种程度,才能为了现实利益,对自己七个月大、已然成型的孩子痛下杀手啊!这已经不是自私了,而是毫无人性。

  那时候他还在为她不是她爸妈的亲生女儿,天天和她闹,哪知道她居然神不知鬼不觉地收到了这么巨大的一笔馈赠。

  天哪!娄俊文简直吐血三升,他要告张晓雅!既然这是他们婚姻续存期间得到的房子,那应该是夫妻共同财产,他要求分割那套房子!

  张家人差点笑死,直接找个律师朋友跟这渣渣见了一面。合同里明确说明房子仅赠与张晓雅一人,房本上也只有她一个人的名字。人家又不是傻子,怎么可能让他这种人渣分走他们的财产?

  咖啡厅里,娄俊文整个人都蔫儿了。他无比烦躁地抽着烟,夹着烟的手哆嗦得跟帕金森似的,语无伦次、结结巴巴地问张晓雅到底怎么回事儿。他爸妈不是对她不满意吗,她不是养女吗,他们怎么还舍得送她那么大一套房子呢?

  张晓雅冷笑:“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呢?我跟我爸妈的感情,又岂是你这种鸡贼小人能理解的?我从来没指望我爸妈能给我什么。他们给我,我很感激。不给,我毫无怨言。”

  张晓雅低头抿了一小口咖啡,莫名有些优雅。娄俊文一时有些呆怔,结婚数年,他还是头一回发现她身上有一种成熟女性的端庄气质。

  杭州婚外情调查“我为什么瞒着你,你自己心里没点数吗?你知道我不是我爸妈亲生的以后,是怎么对我的呀?就这我能不防着你点儿?我也没打算一直瞒下去。我一直在等,等哪天你对我稍微好那那么一点点,让我稍微感受到一点这婚姻存在的意义,我就把房子的事儿告诉你,然后咱们一大家子一起搬进新房里去……”

公司名称:武汉艺臻调查公司
联系方式:123
联系方式:123
联系 Q Q:123
邮  箱:123@qq.com
地  址:江城壹号文化产业园
COPYRIGHT @ 2013-2021 武汉艺臻调查公司 鄂ICP备16000657号   武汉艺臻调查公司致力于武汉调查公司,武汉商务调查,武汉侦探调查,武汉情感咨询,武汉侦探等调查取证服务.